以前更小一点的时候,我是个油嘴滑舌,口无遮拦的少年....
那时候的我,讨人喜欢是真的,惹人气也是真的.
念大学的时候算是接触了小社会,那里便有了江湖感觉.
到了社会,便是变得更加自卑,沉默寡言。
工作后的我,很少相信人,久而久之,就习惯了那种特立独行的模样.

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得消极
对待一切事物提不起兴趣。
有时候饮酒过度,就觉得人生特没意思。
与其说是没意思,不如说是对生活失去了勇气,就是面对生活的勇气
时常力不从心,时常小心翼翼,时常不得志....

人间的美好事物那么多,尝尽世态炎凉,便觉是人间炼狱。
相信光的人,始终那么耀眼。
深渊里的人,永远都是心如死灰。
曾有过一段时间,我特想健身,办了健身卡,去了两次。
事后时常抵触办卡时的萌芽想法,我变得美好了又如何,这世间依旧破烂不堪.

我时常消极,又时常热血奋斗,冷热交替的自己,消极又积极。
难过,只不过是情绪所需,确切的说喜怒哀乐,是情绪的傀儡。
看着敲下的文字,嗤之以鼻,生死看淡、不贪生、不怕死。

手把青秧插满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。
身心清净方为道,退步原来是向前。
--------契此和尚《插秧诗》